出租男友最新章节列表 出租男友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2021-04-10 11:11 资讯

《出租男友》 第2章 分手 免费试读

“什么?分手了?”

正横在沙发上追剧的唐舒格立即坐了起来,怀里的半个西瓜也顾不上吃,急匆匆问:“分手?为什么分手啊?今天不是你们的一周年纪念日吗?”

作为闺蜜,唐舒格很是关心杨笑:“你们吵架了?所以要闹分手?”

杨笑镇定地反问:“糖糖,你和我认识十几年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头脑一热意气用事的人吗?”

唐舒格仔细一想,杨笑虽然性子**,但她做的每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决定和于淮波分手,肯定有她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那是为什么?”唐舒格糊涂了。

杨笑没什么好掩饰的,简单几句话,就把今晚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闺蜜。

在她说到“于淮波的微信里有三十几位红颜知己”时,唐舒格气得都炸了。

“垃圾!**!臭不要脸!”唐舒格愤愤然,“真当自己是情圣啊,这都9102年了,他还想着左拥右抱畅享齐人之福呢?”

唐舒格又说:“笑笑,你可不能轻饶他。要我说,把他所有女朋友拉到一个群里只是第一步,你可以发个匿名帖,把他做的好事曝光在他们学校的论坛上,再抄送一份给校领导……”

“不必了。”杨笑打断她,“那些女孩子都是和我一样的受害者,甚至有几名是他的学生。如果我贸然曝光,网上那些直男癌键盘侠说不定会称赞于淮波‘有本事’,转而嘲笑那些无辜被哄骗的女孩子。”

唐舒格听了她的解释,渐渐冷静下来,由衷佩服道:“笑笑,你真了不起,要是我遇到这种事,肯定所有理智都喂狗了,指不定现在就拿着剪刀去剪他的小JJ了。”

“至少你有一件事说对了。”杨笑说。

“什么事?”

“他还真是个小JJ。”杨笑讽然,“不仅JJ小,还经常阳wei。我之前还以为是他工作太忙,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是他用肾过度,英年早—泄。”

“……”

闺蜜俩又聊了一会儿,很快转入正题。杨笑让唐舒格帮她在app上租一个男朋友,明天直接在她家楼下见面。

唐舒格拍拍胸脯:“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她问,“你对男朋友有什么要求?我看看啊……现在有个混血儿模特在打特价,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杨笑无语,“反正我不是找真的男朋友,只要是男的、活的、明天能帮我应付父母就行。”

杨家爸妈有高血压,去年她爸爸才做了心脏搭桥手术,经不得**。杨笑早就提前和爸妈说好要带男朋友回家,若是现在告诉他们男友出轨、两人分手,老两口的身体肯定撑不住。

幸好,她还可以“云共享”男友。

……

杨笑安排完明天的事,正巧spa也做完了。

她起身穿好衣服,镜子里的女孩容光焕发。

她望着镜子,轻声告诉自己:“杨笑,你可是要笑到最后的人,可不要被这种小挫折击倒。”

说罢,她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度假村占地面积很大,一共只有十二间度假屋,每一间都配有专属管家。

她走到门口时,就见她的专属管家带着五名保安堵在那里,他们皱眉望着房间大门,每个人脸上都是忧心忡忡的表情。

“怎么了?”杨笑问。

专属管家闻声转过头来,见杨笑裹着浴衣,自走廊那头款款走来,他先是一惊,又是一喜:“杨小姐?你没在屋里?”

“没有啊。”杨笑说,“我去做spa了,你们怎么都围在我的房间门口?”

待杨笑走近,听到房间里传出来的种种声音后,才明白过来。

虽然有门板阻挡,但却挡不住房间里男人歇斯底里的吼叫。

“杨笑,居然暗算老子,老子一定要给你好看!”房间内的于淮波早就撕破了他的伪装,在屋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摔东西。

因为他搞出的动静太大,专属管家还以为他在对杨笑使用暴力,所以管家才叫来了保安,犹豫着要不要闯进屋里救人。

管家见杨笑回来了,忙说:“杨小姐你没事就好,你男朋友他……”他低声道,“……需要我们报警吗?”

杨笑心里一动,立即把报警后引起的连锁反应都推导了一遍。

即使警察来了,警察也没办法因为于淮波劈腿三十条就逮捕他。而且于淮波只是砸东西,没有真正对杨笑使用暴力,只要他有钱赔得起度假村的损失,他照旧能够逍遥法外。

……可就这样饶过他?

杨笑看向管家和那几位身强力壮的保安,悠悠叹了口气,默然道:“别叫警察,叫……120吧。”

管家:“啊?”

杨笑垂下头,低声道:“我男朋友其实有很严重的精神分裂,容易出现幻觉。本来一直吃药控制的很好,没想到我就离开了这么一小会儿,他就犯病了。”

伴随着她的“解释”,门内继续传来了于淮波发狂的怒吼,实在是“证据确凿”。

管家立即点头,看向杨笑的目光更是充满怜惜。

——这么好的女孩子,居然摊上这么一个精神分裂的男人!

他赶忙打电话了叫了120,告诉接线员度假村里出现了一位有暴力倾向的精神分裂患者,医院非常重视,不过十几分钟,就有几位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带着束缚器赶到了。

管家用备用房卡打开门,只见于淮波站在凌乱的房间中央。房间里的花瓶、壁画全被摔坏了,被子枕头也都被拆开,扔进了温泉池,满屋子都是棉花。

大门一开,于淮波双眼赤红,一眼看到门外的杨笑,根本没顾得上门外的其他人,张牙舞爪的就要冲上来。

杨笑从未想过,这个与他交往了一年的、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居然也有如此疯狂可怕的一面。她不过是拆穿了他用情话编织的三十多个牢笼,他就干脆撕掉了自己的面具。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杨笑终于看清他了。

“杨笑,”于淮波大骂,“我要弄死你!”

面对冲上来的男人,杨笑冷静地后退一步,露出了被她挡在身后的医护人员。

紧接着,医护人员和几位人高马大的保安一拥而上,把于淮波按倒在地。

于淮波:“?”

他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冷静下来,震惊地问:“你们是谁?”

医生没说话,可于淮波却看到了他的白大褂上印着的医院精神科的名称。

于淮波大叫:“放开我!我没精神病!我是大学教授!我没精神病!”

两个医生却根本没有一点表情变化,往他身上打了根安定,就见刚刚还宛如疯狗的男人,突然就昏睡了过去。

……

这个晚上,只能用“鸡飞狗跳”这个词来形容。

杨笑先用于淮波钱包里的卡划掉了他砸烂度假屋的损失,然后又赶去医院,为他交了住院费。

至于陪床?这辈子是不可能陪床的。

杨笑直接用于淮波的手机给他们学院的上级领导打电话,说他在住院,需要人照顾。

学校领导一愣,问:“哪个医院?”

杨笑答:“安定医院精神科。”

学校领导:“……?”好好的科研骨干于教授,怎么进了精神科了?

于淮波不是本市人,家人都不在身边。若是没有昨晚的事,他随便就能叫来三十分之一的女朋友过来陪床。可现在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学校只能派人去医院看望。

挂电话前,学院领导问杨笑:“情况我们知道了。不知道您是他什么人啊?怎么称呼?”

“我不是他什么人。”杨笑淡定作答,“我叫雷锋。”

……

杨笑一夜没睡,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

不过她精神尚好,这个周末还剩下一场硬仗要打。

她先回家里换了身衣服,仔细补了妆。唐舒格被她吵醒,迷迷糊糊从自己卧室里出来。

唐舒格抱着印有爱豆头像的抱枕,困得一塌糊涂,明明都站不住,还在关心闺蜜:“笑笑,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杨笑低头在口红盒里挑选着,手指拂过一支迪奥999,停下,拿起。

都说可以通过口红颜色的选择,看出一个女生的性格如何。比如像唐舒格,就很适合清透的西柚色,会衬得她娇俏可爱,很有活泼少女感。

而杨笑偏爱颜色如血般的口红。正如她本人一样,气质卓然,干练利落。

杨笑旋开口红,对着镜子细细描绘着唇峰。口红膏体细腻,在唇瓣上画出一抹耀眼的正红。镜中的她看不出一丝疲惫,眼神明亮。

唐舒格见她一切如常,这才放下心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困倦的嘟囔:“你的男朋友我已经帮你租好了……十一点半在你爸妈的小区门口见面。你找得急,好评度高的老手都没档期,这是个新人,不过照片看着挺精神的,应该不会露馅。”

“好,麻烦你了。”若是没有闺蜜帮忙,杨笑今天可没办法度过这个难关了。

……

杨笑去车库里取了车,一脚油门奔向父母家。

她家住城北,可她工作的电视台在城西,距离甚远。为了每天早上能多睡几个小时、加班后不需要跨越大半个京城才到家,所以她刚毕业就从家里搬出来了。

唐舒格是她初中同桌,在互联网公司996,两人同租一套房,平常也有个照应。

杨笑开一辆红色的小别克,价格不贵,但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赚得,没要家里接济。她车技不错,在如潮的车流中钻行了半个多小时,很快就抵达了爸妈家的小区门口。

她看了看表,时间才十一点——距离和云共享男友约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她靠边停车,熄火,独自坐在车里,静静的整理思绪。

从昨天到现在,不过十几个小时,可她看似完美的人生却在一瞬间天翻地覆。

她亲自报复了渣男,爽吗?

爽,特别爽。

可她却无法抑制的一遍遍回想起他和于淮波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

她不敢相信,为什么于淮波可以一边对她无微不至,一边用同样的手段去玩弄别的女孩的感情呢?

杨笑从来不是个恋爱脑。正相反,在她的人生规划中,家人、朋友、事业都排在“恋爱”之前。

可是偏偏,她已经连续两次陷入一场糟糕透顶的恋爱,在渣男身上浪费时间与感情。

她叹口气,只觉得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疲惫涌上了心间。

明明说好精致丽人永不落泪,可她的眼泪不知不觉又掉了出来。杨笑坐在车里默默哭了一会儿,刚种好的假睫毛被她哭掉了五根,她仿佛看到了人民币在离她远去,她心里更难受了。

她正低落着,忽然听到马路边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叫好声。

鼓掌声、口哨声混杂在一起,杨笑抬起头,下意识地抬头向车窗外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小区篮球场上,几个男孩正聚在那里打篮球。

因为这个小区是家属院,所以邻里之间都很熟悉。杨笑认出了其中几张年轻面孔,都是同小区的高中生。时间过得真快啊,昨天他们还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她身后叫着“笑笑姐”,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而在那群高中生之间,有一个人影格外引人注意。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比周围的男孩们都高出了大半个头,杨笑咂舌的估算了一下,那个年轻人身高应该远超一米九。

他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顶着一头毛茸茸的短发,两侧鬓角斜推上去,发梢上还挂着汗珠。

篮球在他手下纷飞,他像是在变魔术一样,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突破了那些高中生的防守线,轻而易举地冲到篮筐下,紧接着高高跃起,帅气利落地灌入一球。

他灌篮后,还炫耀似地抓住篮筐荡了荡,身体顺着惯性往前一跃,又轻巧地落回了人群中。

落地后,他迅速被周围的队友包围了。他们簇拥着他,一一与他击掌,庆祝胜利。

他随手搂住一个队友的脖子,仰着脖子肆意大笑着,带着一股年轻人独有的得意劲儿。

——很张扬,却不惹人反感。

杨笑的眼泪早就停了下来。她望着篮球场的方向,不知不觉间看了一场又一场。

她对所有运动都不敢兴趣。在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时候,唐舒格暗恋班草,每次班草打篮球,她就会拽着杨笑去看比赛。可杨笑觉得看几个无聊的男人追着一个无聊的球满场乱跑实在无聊,还不如回去自习。

这么算下来,杨笑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好好看过一次篮球比赛了。

没想到她会在今天、会在刚刚失恋十二个小时后,坐在车里看了一场篮球比赛。

原来,她不是不喜欢篮球——而是不喜欢打得太烂的篮球。

她下意识地追逐着那个高大的身影,看那个年轻人在球场上奔跑,热风吹过他飘扬的头发,正是一副青春年少的好模样。

……现在的高中生,发育的都这么好吗?

她正捉摸着这件事,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掏出来一看,发现是唐舒格给她发来的微信。

sugar糖:见到你的云共享男友了吗?

sugar糖:[可爱][调皮]

sugar糖:女人,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杨笑:“……”

糟了,看野生小帅哥看得太入迷,忘了正事了。

唐舒格早就把共享男友的手机号发过来了,杨笑看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半,赶忙拨打了那位云男友的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

嘟。

嘟。

嘟。

电话被接起来了——

“喂?”杨笑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神盯着篮球场。

真巧,篮球场的那位“灌篮高手”,也走到场边开始接电话。

杨笑收回视线,专心讲电话。“先生您好,我是……”

“我知道,”电话那头飘出好听的男中音,语气含笑,“你是我的女朋友。”

小说《出租男友》 第2章 分手 试读结束。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