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精彩的h片段_挪威的森林h段落

2020-09-22 13:00 资讯

名诚高中的礼堂里,聚集了无数名学生,各个正襟危座、惴惴不安,整个空间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由此可见,在座的学生有多幺紧张和不安了。

苏恩茵单手托腮,环视了四周的情况,粉红色的唇瓣,勾勒出美好的弧度。

她大概是整个礼堂里面,唯一一个游刃有余、泰若自然的人了。

学生们聚集在学校的礼堂里,并不是出于什麽奇怪的理由,而是,繁星计画的正式填报大会,在此举办。

学年总成绩排名前50%的学生,都拥有参加繁星计画的资格。

不过,拥有参加资格,并不等于会顺利地被理想的大学录取。

伴随着教务主任,公式化且冗长的开场白,以及一而再、再而三强调的申请规则,填报大会,终于拉开了帷幕。

礼堂的檯上有一块巨大的黑板,黑板上贴着无数空白的表格,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那些空白的表格,会一一填上不同的名字,不同的大学,不同的科系类别。

描写精彩的h片段_挪威的森林h段落

「第一位,苏恩茵。」

填写志愿的顺位,首先是%数,然后,就是学测的成绩了。

毕竟,%数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标準,一个%数里面,有好几个学生,但是,同一个%数的学生,真正的实力还是有轻微的悬殊之分。

苏恩茵的总成绩排名为1%,再加上,还是学校唯一一个考出满级分的学生,因此,第一个填写者的位置,她自然是当之无愧。

苏恩茵不疾不徐地走上檯,提起笔,洋洋洒洒的写下了名字,还有,台x大学四个大字,再旁边则写上了的第二类组科系。

随后,她踩着轻快的步伐,满脸笑容地走下了檯,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胜利者的傲慢姿态。

这一刻,苏恩茵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她知道,跟她并列1%,却在学测成绩上,输给她的几名学生,脸色已经非常不好看了。

那是,属于输家的表情。

描写精彩的h片段_挪威的森林h段落

毕竟,一间大学给一所高中的名额,通常,只有一个,最多,也不会超过两个。

作为胜利者,苏恩茵不介意成为众人嫉妒、憎恶的目标。

接收输家的负面情绪,也算是赢家的「甜蜜负担」吧!

然而,苏恩茵的开心快意,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个又一个学生上檯又下檯,轮到蒋昇白的时候,前面已经陆陆续续,有不少学生放弃了繁星的资格。

高分低就,对于任何一个骄傲的优等生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

蒋昇白是排名第10%的学生,依照他的%数跟学测成绩,可以申请到很不错的大学。

然而,当他写完表格时,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描写精彩的h片段_挪威的森林h段落

苏恩茵更是震惊,她倏然站起身,表情微微扭曲,带着不理解和谴责的意味,错愕的唤道:「昇白?」

一所排名处于中游,以文科见长的大学。

作为第二类组的学生,擅长物理跟化学的蒋昇白,怎幺选择了,这样一所完全不适合自身能力的大学?

听到苏恩茵的叫唤,蒋昇白笑得没心没肺的,开朗地回应道:「恩茵?干嘛突然叫我的名字?」

苏恩茵看着蒋昇白的志得意满的笑容,她愤愤地拍了桌面,一句话也不说,离开了礼堂。

蒋昇白没有参加繁星计画第一次的试填大会。

苏恩茵之前一直以为,蒋昇白打定主意要参加个人申请,毕竟,蒋昇白的学测成绩,是全校第二名,仅次于她,七十级分。

「在先%数,再学测成绩」的繁星规则之下,蒋昇白无法利用繁星计画,进入一所和他的学测成绩匹配的大学。

描写精彩的h片段_挪威的森林h段落

所以,个人申请,是蒋昇白最好的选择。

但是,没想到……

苏恩茵越走越快,她紧咬着牙关,握紧了拳头,每一步都踩得极为用力,将所有的努气都往走廊的地版,狠狠地发洩。

苏恩茵作梦也没想到,蒋昇白会为了魏芯彤,而选择那样一所学校。

他就那幺喜欢魏芯彤吗?

第二天,蒋昇白在繁星计画填报大会的所作所为,以病毒蔓延一般的速度,在整间学校蔓延开来了。

蒋昇白也理所当然地被叫去了教务处。

苏恩茵不放心,跟在蒋昇白身后不远处,去了教务处。

描写精彩的h片段_挪威的森林h段落

苏恩茵甫踏入教务处,就听见,年迈的教务主任用着沙哑又低沉的声音,滔滔不绝地训话:「蒋昇白,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吗?胡闹也要有一个限度!你考出了七十级分,难道,就是为了去那种大学?还是,真的跟传言一样,你是为了魏芯彤,才要去唸那所大学?」

「对啊!」蒋昇白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乾脆俐落地,大方承认了教务主任的猜测。

听到了这一句话,苏恩茵的眼眶瞬间红了,她别过了头,虽然,她早就已经猜到了真相,可是,亲耳听到蒋昇白亲口承认,她还是……很难过。

然而,现实并不打算轻易放过苏恩茵。

教务主任瞥见了苏恩茵的身影,对她招招手,说道:「苏恩茵,你过来一下。」

闻言,苏恩茵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却还是缓步走了过去。

不曾想,她刚走到教务主任身边,就被对方拉到身前,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上,和蒋昇白面对面,四目相交,然后,头顶上又传来教务主任的声音,「蒋昇白,你看看苏恩茵,麻烦你学一学她,好吗?1%、满级分、台x大学,替学校提升了升学率……」

教务主任似乎想藉由苏恩茵这个「正面教材」,去扳正蒋昇白的「错误思想」,不过,他完完全全选错了「教材」的「样本。」

描写精彩的h片段_挪威的森林h段落

「主任,在你继续长篇大论之前,有一些事情,我要告诉你。」苏恩茵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教务主任的话语,回头睨了对方一眼,言词犀利,语调淡漠,「第一、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碰触我的身体,这已经属于性骚扰了。第二、我不是为了提高学校的升学率,才考出满级分的。第三、在我的记忆里面,并没有被教务主任教导过,因此,我的好成绩跟主任一点关係都没有,所以,主任没有资格拿我的成绩去批评任何人。」

话落,苏恩茵直接转身离开了,没有多看任何人一眼。

那一天,教务主任在教务处,被苏恩茵指责性骚扰的重磅消息,很快地,就压过了关于蒋昇白跟魏芯彤的传闻。

未完待续......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