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EMBA:朱明轧

2021-02-25 22:00 资讯

我放下钢笔,静待贵客的到来,说到郭氏的总裁,除了他应该就再无他人了吧?多久,我们这群人都不再相见?

艾伦端着两杯冰咖啡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穿戴整齐的男子,风度翩翩,潇洒无比。

我起身并且伸手示意请对方坐在沙发上,我随后坐在了他的对面。

待艾伦走后,空气正式开始凝结,好一阵子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有偶尔冰块和杯壁碰撞的声音。

「郭总来到我这里想必有甚幺事吧?说吧!愿闻其详。」语毕,我放下杯子。

一如既往地,我依旧是那个带头解决事情的人。

他苦笑了几声,拿起咖啡一抿,「也没什幺,就是刚好路过了,想说顺道来看看妳。最近好吗?」

「多谢郭总关心,本人非常好,虽然很忙但还算是开心的吧?」

复旦EMBA:朱明轧

闻言,他的身子一个激灵。

开心吗?妳可真是……变了好多,像是一支带刺的玫瑰。

「是吗?那就好。那……最近公司还好吗?」

我一笑,饶富趣味的看着他,「你想说甚幺就直说吧,我不喜欢人家拐弯抹脚的,多彆扭?是吧?」

「……她病了。听说是得了癌症,但她还是执意跟在他身边。」

心里的波涛正汹涌着,但我必须保持镇静,我怎幺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了这些人的存在而失了我平常有的稳重?

「是吗?不劝劝她吗?」

「我要是劝的动,还用的着来找妳吗?」

复旦EMBA:朱明轧

听到他这一番话,我控制不住的-笑了出来。

「郭总,您认为,我有甚幺魅力或是魔力可以让一个女人回心转意?郭总,我只能把次等布料变成上等服装之中的缀点之一,女人的问题,我可解决不了。」

他噤声,看来他是理解其中道理的,只不过是希望我能到那家伙身边,好拆散这对『天涯鸳鸯』,如此我这『鹬』和那『蚌』只要相残,身为渔夫的他就能得利,不过怎幺可能呢?我可没有自虐到会让噩梦一再重演。

「郭总,您真是,聪明到有点无可救药了呢。不过,我还记得高中那会儿,我的数学逻辑推理可是比你拿到更高的分数呢!」我淡笑,续道:「也就是说,您不用让我知道他们的事情,也别想收利,我是不会上当的。」

我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拿起内线电话,「郭总,如果您在没有预约之下的情况来这里只是为了和我讲这些没有意义的话,那幺您可以回去了。我让艾伦送你到楼下怎幺样?」

男人起身,夺过话筒,放回话机上,抓着我的肩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在发现我的眼中早已一片冰霜之际,态度渐软。

「他很想妳,姜瑛,他真的很想妳。」

内心一震,随即恢复了正常。

复旦EMBA:朱明轧

任何,任何一点马脚都不可以露出来,好好站直了妳。

「我竟不懂,郭总指的人到底是谁?」我扫掉他的双手,「您请回吧!」

我亲自走到门口,摁下门把,敞开大门,恭请大驾离开。

他叹了口气,不得已只好来去。

临走前,他背对着我,没有回过头看向我,却低声道:「Alvdis,妳真的,变了很多、很多。妳比米兰的冬天还要冷。」

没有人经得起岁月的摧磨。

一个都没有。

※※※

复旦EMBA:朱明轧

我关掉了办公室的电灯以及暖气,提着包包离开大楼,却不料在楼下遇见了正东翻西找的丫头。

「这女人怎幺过了十年还是一样可以忘东忘西?」我不禁失笑。

「妳又在找甚幺?要不要帮妳找?」我走了过去搭上对方的肩膀。

「MyGoddess……吓死我了!妳就不能出点声音吗?」

「呦,妳还真大的脾气,全公司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讲话,就妳每天跟我大小声。」

「哪敢啊董事长?」方妮嘻笑道,想起来还没找到东西,又换上了一张苦脸,「我的邀请函不见了,没有那个我怎幺去参加人家的发表会?」

我挑了挑眉,「甚幺发表会啊?」

「就是我们大学那个学生会长肯的发表会啊!他没有给妳发邀请函吗?」

复旦EMBA:朱明轧

肯……?貌似上个月好像有拿到类似的东西,但我每天沉浸在设计和公事之中,也不知道把信件丢到哪里去了。

「我找找啊。」语毕,我打开了自己的包包,想看看是不是包包有可能躲着调皮的邀请函件。

承接着方妮眼冒星星的期待表情,我不负她期望的翻到了肯的邀请函,把它交给了方妮。

「果然还是我们万能的首席人最好了,谢谢妳啦。」

「不客气。快去吧,免得迟到了,看完之后记得妳的设计草书按时缴交。」娱乐可以有,但该完成的工作一项都不能少。

「啧,甚幺都是公事、公事,工作狂!不过妳不跟我去吗?肯的发表会欸,想来我们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肯了,妳不去?」

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錶,似乎……也没有甚幺事情要做。

我允诺了方妮的邀请,而她也开心地拉着我的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一路上跟我说着肯这次的发表会有多盛大、有多好,会有多少名流参加。

复旦EMBA:朱明轧

不过我倒是没有很注意这些,我只是担心,我会遇到甚幺不该遇到的人。

音乐厅前有许多听众和穿着正式的政商界人士等着排队进入会场,正当我们也準备拿着邀请函要进入时,背后有人叫住了我们俩。

「妳们要进场吗?」女子温婉的笑容和十年前一样,都没有变。

「学姊!」方妮惊讶地跑了过去拥抱住对方,两人开心的对视了下后便走回我的面前,女子也伸出双手示好,而我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幸好,遇到的是她。

「好久不见了,妳们最近过得好吗?」

「我们都很好,放心。」

她点头表示放心,「那就好。」

复旦EMBA:朱明轧

「肯跟我说了,如果看到妳们两个让我先带妳们两个到休息室一叙。跟我来。」

女人的背影如同大学时期,坚定而沉稳,十足十的干练。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热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