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慢一点,人家痛_好大 好疼 慢一点

2021-02-23 17:00 资讯

放学钟声响起,我提着早就準备好的背包去跟同学挤公车;在离开学校之前我还下意识地去瞄小薇老师的白色BMW。

说真的……明明放学了,又是星期五应该要回家,但是总觉得没去球场报到怪怪的……才开始第四天而已啊!我就已经习惯这样的训练课程了?

经历过公车以及捷运加总起来将近两个小时的罐头挤压过程,我回到家的时候还不断庆幸着自己没被真的压进马口铁製成的空罐……不要胡思乱想!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丢下行李,以及拿乾净的衣服冲去洗澡!

洗好澡、终于换上乾爽的便服,爸妈已经在楼下叫我下去吃饭;现在都七点多快八点了,他们应该早就吃饱了吧?

我盛了白饭,加了点肉汤再夹了一大把青菜,就像一只羊一样开始努力「啃草」;学校餐厅的东西虽然好吃,唯一的缺点就是很少有吃蔬菜的机会。

老妈泡了红茶,跟老爸一起窝在客厅看电视;真是的,明明就是乡土芭乐剧,为什幺他们还可以你侬我侬的一边喝红茶配水果看得这幺开心啊?

花了十五分钟解决晚餐的我顺便把碗洗起来,在準备上楼之前被妈叫住,问我要不要喝红茶。

谁想介入她们「小俩口」之间看她们放闪啊!正当我开口拒绝后,我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立刻又冲下楼,以惊人的姿态冲到眼睛几乎黏在电视画面上的她们面前!

「怎幺啦?」老妈一脸错愕,而老爸则无视我的阻挡继续看节目;你也稍微注意一下你女儿行吗!

「妈!」我施展哀求般的眼神攻势。「我要买一个排球!学校要比赛,我想在家练习!」

老妈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手边的红茶杯举起又放下,接着慢慢地自沙发起身。

你慢一点,人家痛_好大 好疼 慢一点

「我记得妳姊五年前也要过同样的东西;那颗排球应该还在她房间,我拿给妳。」

……没想到我们家里居然有,更重要的是,我那个纸片人老姊居然也说过想要打排球?

我抱持着半信半疑的心情跟着老妈前往姊姊的房间,在整理的井井有条的柜子里找到那颗传说中的排球。

我一摸到就知道它已经「消风」了,往地上拍几乎不会回弹;家里没有球针,解决方法是前往巷子口的脚踏车店,去找那边的阿伯老闆把气打饱。排球跟学校一样是纯白色的,而且很新,除了一小部分的球皮沾了类似像沥青的黑色颜料之外,整颗跟全新的没两样。

老姊那家伙一定是三分钟热度,要不然怎幺连一点磨损的痕迹也没有咧?

「现在八点多了,妳急着用吗?」听妈的意思,很可能是希望我等到明天出去买早餐再顺便拿去打气。

可是我想赶快练习,就算只是托球也好!「我现在拿出去给阿伯灌一灌,不用十分钟就回来!」于是我就穿着运动棉裤,外面随便再套一件薄外套就出门了。

结果发现回到平地之后我变得完全不怕冷!在学校每天都要面临日夜温差、半山腰上的强风,时不时的天气变化更有可能十分钟前大太阳,接下来却是倾盆大雨;这种「恶劣」环境都能挺过来的我,平地的风又算了什幺呢哈哈哈!

阿伯算是我们认识多年的邻居,以前小学的时候我骑脚踏车上下学,三不五时「落鍊」牵来给他修,他都很好心的没收我们工钱,当然帮排球灌气这种小事也一定不会跟我收费。

老妈从小就教我「嘴巴甜的小孩得人疼」,我甜甜地送上一句「阿伯人最好了,谢谢!」,阿伯不仅没收费,还顺便赚到一包麦香红茶!这种「有吃搁有抓」的生意我超爱的,来几次都奉陪!

回到家,我把红茶丢进冰箱;毕竟红茶只是辅助,排球才是重点,我立刻在厨房试拍了几下,弹跳声听了好舒畅!

你慢一点,人家痛_好大 好疼 慢一点

不过老妈倒是很担心我打破碗筷,叫我回到房间去玩,还不忘补上一句:「记得传个讯息给姊姊,说妳把她的排球拿来用。」她明天会回来,万一什幺都没说给她看到,她很可能会念人。

也是,老姊对自己的所有物很重视;现在是因为她不在家,我才能直接进她房间拿东西。

我们家只有我跟姊两个小孩,她现在在一间国立大学的外文系就读;我只是个小高一,她却已经大三了,我们差五岁。可能是因为年纪的关係,我们的感情虽然不算差,但也没好到如胶似漆,除了小学之外,我们没什幺机会一起上下课、分享同学间那些狗屁倒灶的瞎事与八卦,或是互相交换考试心得等等,姊妹之间的共同乐趣也少得可怜;尤其她上大学外宿,而我在考取了道禾之后也随之住校,除非真的很刚好或是休长假,不然我们没什幺机会见到面。

讯息也传得不多,相较于姊姊……我跟老师传讯息的机会还比较多。

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先把应该交代的事情做完;不知何时,老姊LINE上的缩图已经从一个人的自拍变成两个人了,另外一个人是看起来黑黑的男生,是男朋友吗?老姊什幺时候恋爱了?

我告诉她我借了她的排球来练习,得来「请随意」三个字;面对这种早就用不到的东西,我想就算她回到家看到我在练托球,搞不好都不会有太大反应吧?

我跳出与姊姊的聊天视窗,下意识地跳到了与老师的对话里。

记得她说她今天晚上有约,不知道是跟谁约呢?我与老师之间的讯息还停留在星期二晚上的「见红事件」的后续。

在我传出「好多了」之后,老师后来只有再回「那就好,如果有问题记得找舍监小姐帮忙知道吗?」这样。隔天也没有问我究竟为什幺会流鼻血……会不会是她最后终于发现了自己胸前的钮扣绷开,了解到自己才是引起「见红」的罪魁祸首?

哎呀!光想到老师里面那件黑色背心我就觉得好害羞哟!不想了不想了!我傻笑的像个白癡,平复下来之后深呼吸,决定传讯息给她!

『老师,在忙吗?我到家而且吃饱了。』

你慢一点,人家痛_好大 好疼 慢一点

不知道什幺时候会回?我在萤幕黯淡下来之前注视着萤幕,但是一直都没出现「已读」;我丢下手机,抓起那颗排球丢着玩,然后开始举在脸上进行托球练习。

虽然这几天我跟老师都在练习发球,但是很奇怪,自从我学会发球之后,我对排球的惧怕突然间消失了,就好像终于认识到一个人的内在一样,变得很亲近,我甚至想要一直去练习它。

推上去、落下、推上去、落下……我偶尔会把球试着送到更高的地方,反正我房间里的灯有灯罩,就算球轻轻撞到也不会破,所以我很放心的推,甚至差点碰到天花板!哈哈!好好玩哦!

「叮咚」!手机叫了?是老师吗?心脏猛跳了一下,右手伸手去抓手机,发现萤幕上回传讯息的ID果然是她!怎幺办?我好……

「咚」!兴奋……兴奋不起来啊!靠!

掉下来的球直接打到我的头……因为气打的很饱,所以马的超痛……不过没关係!为了老师,被排球稍微K到不会怎幺样!我打起精神,滑开萤幕。

『到家啦?没有在忙,我还在吃饭。』

原来老师还在吃饭啊!不过都八点了耶。『老师,给妳猜我在家里找到什幺?』我下床去抓回滚到门边的排球,然后对着排球按下快门。

『什幺东西?』

我送出刚刚拍的排球照片,『这样可以在家练习了!老师,我们一定会赢的!』

接着老师没有打字,而是直接传送语音讯息过来。这是老师第一次传这种讯息!这样我不就可以重複听到老师的声音了吗!根本赚到了!

你慢一点,人家痛_好大 好疼 慢一点

只有十秒钟,宝贵的十秒钟!我迫不及待地按下播放,同时把手机的喇叭正对着右耳——

首先冲进我的耳朵的是一声很亲密的「昱薇」。

我傻了!那是男人的声音……

接着小薇老师的声音才渐渐把我的注意吸引回来。「幼璿啊,真服了妳!老师也相信我们一定会赢,好好练习,不过要小心别打破家里的东西哦!」她的声音带着雀跃,不过旁边的声音也还满大声的,不只是男生的声音,也有女生的。

她今晚有约……就是去跟朋友吃饭吗?叫她名字的那个男生,我总觉得有点小耳熟,在哪听过啊……

我抱着排球回床上,莫名的在意起她究竟跟谁吃饭……好讨厌!为什幺有男生在场?虽然说……就算是有男生在场也不见得会跟小薇老师怎样,但我就是在意嘛!

问问看好了?

但是要怎幺问才不会太刻意呢……嗯!我想到了!

『老师晚餐吃什幺啊?好热闹哦!』我在后面刻意又加了一个小小的表情符号。

结果这次传过来的是一张照片。

老师自拍!她把手机刻意拉远,照她自己桌上的东西,也把自己包含在内;她绑公主头耶!好漂亮!我差点想直接亲自己的手机来一个间接接吻,不过想想这招实在太花癡所以还是算了吧!

你慢一点,人家痛_好大 好疼 慢一点

但在高兴之余,我也看到了刚刚疑似叫老师名字的那个人……因为那个男生就坐在桌子另外一面,他的手摆在桌子上,所以一同入镜了。

那是个穿蓝色长袖衬衫的男生,入镜的左手上挂着一支很奇特的錶……

应该就是这个男生吧?我抱紧排球,而老师又在照片下方传来这家店的店名。还说『吃得差不多了,要回家』。

我一方面因为老师很大方的秀出自己吃饭的地点跟照片而感到开心,毕竟我相信面对其他同学她不一定会这样,可是……可恶,这男生到底是谁啊?就坐在小薇老师右手边,会不会是想追她?

或许该找机会问问学姊,看是否有其他关于小薇老师的八卦?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