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2020-11-22 01:00 资讯

《左手指尖的微光》[33]偶然巧遇大作战-终:赐教,来自后辈的逆袭

蕾蕾雅眼神中,也曾看到自己的影子,那种不择手段,拼命去追的模样,现在看来,就像是遭受侮辱后的忌妒之心,产生想要复仇的心里,这种出于恐惧与赠恨的心理,往往使人迷失了自己。

遇到他后,我也才明白,第一、最强,的称号,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的事情。

一之濑,望着蕾蕾雅身后,那位跑向电梯口的人,原本下扬的嘴角,又缓缓的上扬了起来。

现在,比起那些称号来说,我更想珍视眼前的时光。

「那幺,这称号,就让我收下了。」

蕾蕾雅双手举紧握剑柄,高举至右耳旁,摆出一副要攻击的姿态。

一之濑见状后,手里的木剑,由上而下,垂直挥下,摆定在身前。

「赐教了!」

【141害羞的三楼高度】

【三季织】校园内,不断传着【第六教学楼】的天台顶上,有着一套「经装扮女神们的照片」,全校男生闻听此训,正在赶往的此楼的路上。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赤良,小皓,一之濑,上光野与黑党成员等,二十七人。跑往【第五教学楼】时,準备从第五教学楼的连接桥,冲进第六教学楼的十四层,找出老师,并完成「偶然巧遇大作战」的最后一哩路程,那就是「告白」。

这时一群人正被女子护卫社的成员们追赶着。要是被这他们抓到,或是前往的路途中跟对方发生消耗战,就会导致后续的行动受阻,所以任何一人都不能被抛下。

正当女子护卫社的人要追上时,却被突然冒出来的幼童们给阻挡住,每个幼童手里拿着一篮一篮糖果,并用水汪汪且怜悯的眼神,望着女子护卫社的女孩们。

上光野再次回头时,发现女子护卫社的成员,已经被一群幼童给纠缠住。

「那些孩子是谁?」

桔梗双手撑在腰上,神气地说着。

「哼哼,很厉害吧,他们是我常去幼儿园演奏音乐时,听我音乐的孩子们。」

前一天在恋爱研习社的社团办公室中,大家讨论完「偶然巧遇」的作战会议后。

赤良找了桔梗说:「桔梗,这次还要麻烦妳们的学院了。」

「恩,他们也一定会很开心!!」,桔梗满怀欣喜的回应。

那家幼儿园学院,是桔梗家族里开设。桔梗会定期到学院里做演奏,因此跟幼儿园的孩子们,有非常深的关係,孩子们听到可以帮桔梗姊姊的忙,各个面露兴奋的表情。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一群人来到第五教学楼的后方,已经有好几条绳子最降在地面上,绳子的上端,连接着三楼的平台处。

此时,阿伟揹着一桶水桶,站在三楼的护栏边,向一群人挥着手呼喊着「我已经把绳子绑好了,快点上来吧。」

赤良对所有说着:「我们就从这里上去,进入到第五教学楼!」

一之濑看到此高度,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疑惑的问着。

「这幺高?不是两层楼!!」

「我之前不是问妳可不可以,妳也说好了,就快点吧!」赤良一说完,就开始拉着绳索,确认爬上三楼的绳子是否牢固。

一之濑回想,当时作战会议结束后,满脑子只想着怎幺把计画交给女子护卫社的社长爱依,却忘了赤良有问过这件事情。

忽然间,桔梗拉了拉赤良的衣服,一脸忧心的模样。

「学长,后面就交给你们了,我还是有点在意那群孩子。」

「没问题,等我们全部上去,妳就去找他们吧!」赤良说完后,桔梗露出一副欣喜的笑容。

此时,赤良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一之濑的脸上,露出一副难为情模样。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一之濑,妳怎幺了,是身体不出舒服吗?」

「不是啦,是这个……」一之濑,羞涩指着自己的裙子。

赤良注意到裙子后,回头望着爬上三楼平台的绳索,那剎那间,明白了什幺。

「是是是,现在所有人望后看!」赤良对着小皓,上光野与黑党等一群大声喊着。

桔梗在一之濑旁信心喊话。

「没问题的!我会好好帮你看着他们的~」

就在一之濑準备要爬上去时,赤良与上光野等人面朝外头静静地等着。

「我们这样好吗,会不会拖太久……」

「你是想被自己人打残,还是被对方给打残?」

「算了,还是等好了。」

话一说完,上光野忽然犹豫了一下,内心有感觉有点后悔,其实两种结果,都还是可以接受的。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142精神威摄:天桥之战】

当所有人爬上第五教学楼的平台后,随即往上走了三层楼,来到第六层楼,眼前见到一座玻璃桥梁,这座桥连接着五教学楼与第六教学楼间,成为「天空之桥」。

「好了,穿越这座桥后,再来沿着环型楼梯就会到顶楼了!」赤良对着所有人说完话之后,发现桥的另一头,走出一群身穿女子护卫社的白制服女孩。

「学长,那就是第四护卫队!」小皓紧张的说着。

「终于来了~」

【女子护卫社】总共有五层的组织结构,新加入女子护卫的护卫队者,以两年为升级一层的制度,第五层为身着黑色制服代表,主要是刚加入未满两年的人。

第四层则以白色制服为代表,申请条件在,已达两年经历,以及在基本武术上,达到中级鉴定后,才有资格转成第四层护卫队,这两层主要负责维持女子护卫社的维安,与各个子社团间的合作。

此时,阿伟揹着一箱水桶站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模型水枪,激动地说着:「哼哼,现在就交给我吧。」话一说完,阿伟随即跑向桥的另一头,直接冲向女子护卫队。

「他是怎幺了,是检到什幺武器,难道不知道那些人各个都比他还厉害?」一之濑一副惊讶样。

「没错,但他们忽略了一项鉴定,那是连妳和女子护卫队没想到的。」一旁的上光野一边说着,一边露出邪恶的笑容。

赤良冷冷地说了一句。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那就是『羞耻心』」

这时,阿伟拿起水枪,抠动起板机,立即喷洒出一道强烈的水柱。

女子护卫社的队员,被水给弄得一身湿后,身上的白色衬衫,也被浸湿了一整片。

女孩们发现身上的白色衬衫,变成半透明模样,不仅紧贴着皮肤,难以活动,并隐约能看到体内的内衣。

就在这时,几十名黑党成员,拿着散光灯,不断向前闪着,如同照相机般的闪烁着。

仿佛在试探着女孩,让内在世界,直接暴露在世界之下。这样的精神压力,最终导致人们为了保全自身的内在美好,从而逃离原本的战场。

「啊,你们这在做什幺!」

「色狼!」

「太无耻了!!」

女子护卫社的队员们一边吶喊着,一边往第六教学楼的方向逃走。

阿伟看着逃走的女孩们,鬆了一口气后说着:「总算解决了。」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好,我们现在就朝向第六教学楼前进吧!」赤良向身旁的人喊完话后,再次迈出步伐。

一边奔跑的途中,

「学长,这到底是谁想的计画?」一之濑用那副失神的眼神问着。

赤良看向一旁的上光野。

一之濑对上光野与阿伟气愤地喊着:「你们这样做未免太下流了。」

「好歹我也曾为女子护卫社服务过,怎幺会不知道弱点。」上光野笑了一笑。

「妳可要知道,那可是一种艺术,与其直接脱光的裸露,若隐若现的模样,才叫真正的美,近似近远的感动,才能真正触动人心。」

一之濑完全无法理解,露出一副鄙视眼神,瞪着上光野。

众人穿越天桥的闸门口,来到第六教学楼内,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圆形中空的大楼。眼前有一条环形楼梯,通往七楼处的「空中花园」。

忽然间,又有一群身着白色制服的女子护卫队员,朝着赤良一行人冲来,準备要抓住他们。

阿伟再次拿起水枪往前冲,喷溼了前来的女孩们。随后黑党一部份成员,接着拿起散光灯,向前闪着。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第六教学楼的六楼处,传来一群女孩们的尖叫声。

就这样一行人,在水枪的精神威摄下,畅通无阻的从六楼,沿着中央环状阶梯往上爬。

【143空中花园:三衣卫队之战】

往上爬的途中,赤良往底下一楼大厅看去,发现一群女子护卫社的队员,正抵住大门口处。

一楼大厅处,所有女子护卫社成员,把楼梯与门口处,摆满了各种障碍物,防範外头的男生们往里面冲近来,抢夺楼顶上「女神精装版」的照片。

第六教学楼外,石浪正不断与地下社团一起破坏着大门,各个手里不是破坏器材,就是自己在专业课程中,设计的破坏武器。

一遍破坏声中,石浪朝向男孩们大喊着:「为了女人照!突破第一道玻璃门吧!」

「哦——」一群男孩们异口同声地喊着。

三楼平台处,一群女孩们正看着一楼的男生,正準备要突破第一道玻璃门。

女子护卫队的三大队长之一白霖,对一旁的成员问起:「顶楼真的有照片吗?」

「队长,刚才有派人上顶楼去看,发现顶楼被三道鍊条锁住了。」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咦!怎幺会这样??」本想直接往楼下丢照片就能结束,没想到……

剎那间,一楼处传来一阵破坏声响,往下一看发现,石浪率领的队伍,已经用工具撬开第一道玻璃门,随后朝第二道门口破坏着。

「白霖队长,我们现在怎幺办?」

「继续坚守下去,这道命令只到五点就结束,只要一到五点,就叫所有人停止。」

望着一群发狂似的男生们,正不断破坏着门口。

「爱依社长,妳现在会怎幺做……」

第六教学楼的七楼处,有着一座盘旋在大楼间的花园,人称「空中花园」。这座花园,主要让学生们在行走时,有一块中途休息的地方。

赤良一行人从环形楼梯,抵达七楼的花园口。

眼前,站着四十几位女孩。这群女孩分别身着柔道服、剑道服与弓箭部服饰,女孩们的身上,还绑着一条黄色缎带。

这个识别标示,是女子护卫社的第三层护卫队,「三衣卫队」,主要由柔道、剑道、弓箭这三个社团,一起主成的攻防型队伍。

阿伟就像成功惯了,仍旧无视眼前的女孩们,继续向前,抠动着水枪的板机,朝向女孩们喷水。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正当阿伟以为这群女孩们,被喷溼了衣服后,也会露出难以为情的模样,然后大喊叫的跑走。

这时,却没有想到,女孩们不为所动。

仔细一看才发现,女孩们的身上,都穿着护具,即便淋湿浸透了衣服,也没有任何的畏惧。

就在阿伟惊讶之际,一名剑道部女孩冲向前,举起木剑,把阿伟手中的水枪给敲掉。随后,弓箭部的女队员,用橡胶吸盘的箭,射向阿伟的头部。

阿伟被吓到后,整个人躺倒在地上,并昏晕了过去。

上光野望着眼前的女孩们,随后对身后的黑党成员说着。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衣卫队』,弟兄们,準备应战了!」

二十几名黑党成员,随即都抽出木剑。

上光野走到所有人的前方,分析女孩们的破绽处。

「不愧是『三衣卫队』的人,接下来,就让你们看看,曾经服务过女子护卫社的『狩猎者』,与你们之间差距。」

忽然间,身后的黑党成员,各个站在上光野的前方。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队长,你可不能停在这里。」狩猎者一号。

「就让我们帮你们杀出一条路吧。」狩猎者二号。

「没错,你们几个就先上去,这些人交给我们吧。」狩猎者三号。

「你们……」上光野露出一副感动的神情。

一群黑党成员,前身为女子护卫队的「狩猎者」,纷纷冲向前,为上光野他们杀出一条道路。

一阵混乱中,赤良,小皓,一之濑,上光野与两名黑党成员,在黑党成员掩护下,创造出一条空隙,几人顺着空隙,跑向通往十四层楼的楼梯。

「你在难过着什幺啊?」一之濑看着满脸泪水的上光野问着。

「我们怎幺能抛弃他们跑上来,要是他们出了意外怎幺办。」

「后,你没发现,那些人之中没有任何的指挥者。」

上光野望着环形楼梯下方的空中花园。黑党面对着「三衣卫队」一群人,却发现,即便「三衣卫队」的人数众多。却没有黑党成员间的系统合作,反而像是一群散沙一样,用各自的力量在战斗着。

「怎幺会这样?先前的『三衣卫队』可不是这样?我们的系统合作也都跟他们学习来的。」上光野摆着头,疑惑的思考着。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一之濑静静着跑着,回想起自己离开女子护卫社前的事情。没想到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团队就变成这样,也许,跟我离开后,那个人有关吧……。

从环形楼梯进入到十四层楼的六人,走进教室的走廊上。

眼见一位身穿粉色衣服的女子,配戴着一套木剑,缓缓的转身过来。

「你们终于来了。」

【144第三队长蕾蕾雅】

第六教学楼内,第十四层楼处,赤良,小皓,一之濑,上光野与两名黑党成员,面对着眼前一位女子护卫队成员。

一行人还在喘口气时,一之濑对着身旁的赤良,上光野,小皓等人说着:「我就在想,女子护卫社的三大队长『翊』、『白』,都已经出现了,却迟迟还有一人始终没有出现,那幺第三护卫者,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在社长的身边。」

「那就是眼前的女孩,三大队长的第一队长,蕾蕾雅。」

蕾蕾雅轻佻的语气说着:「你们讨论玩了吗?现在你跑我追的游戏结束了,你们也就乖乖的受罚吧~」

蕾蕾雅抽出身旁的木剑,做出挥舞的动作。

两名黑党成员随即冲上前去制伏对方。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却没想到,眼前的女孩,如蝴蝶般,轻盈的跳跃着,精準地闪避每道攻势。

「呦齁,你们二对一可真不公平呢~」话一说完,随即用脚横扫一遍,接着重击头部。

另一名黑党者从侧身攻击,却被女孩用柔软的腰身闪避,再用一个转身,靠到对方身后,给腹部两侧敲击,当对方转身后,立即跳起身到天花板,翻转的同时,直接在头上一阵敲击。

「曾经的狩猎者,就这点水平。」女孩用嘲笑般的口吻取笑着。

看着两名黑党成员,昏倒在地。上光野,抽起木剑后,冲了上去。

蕾蕾雅正面挡下剑木的攻势,立即从下方闪离开,并绕道身后,喊着「有破绽」,随即在上光野的头上用木剑敲击。

「啊,怎幺会……」上光野昏昏的躺了过去。

「哼哼,你们的速度也太慢了吧,没想到就这点能力,还能够当女子护卫社的狩猎者,一之濑,妳说,是不是太宠他们了。」蕾蕾雅笑笑地望着一之濑说。

「好了,接下来要换谁伏法?」蕾蕾雅挥舞着木剑说着。

「一之濑,我去帮妳拿武器,等下这人教给妳了。」赤良靠到一之濑身旁,拍着肩膀,悄悄说。

一之濑低沉的头,点了点头。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随后,赤良丢给小皓一钥匙。

「皓,你先拿着这串钥匙,打开通往天台的门。」

「没问题学长。」

一之濑缓缓的走到走廊中央,直接面对着蕾蕾雅。

「那就让我来当妳的对手吧,蕾蕾雅。」

蕾蕾雅看到一之濑赤手空拳,没有拿任何武器时,整个人愣了一愣。

这时赤良冲向蕾蕾雅的身边,

蕾蕾雅缓过神来,用木剑挥向赤良的腹部,随后用脚踹开到一旁的墙壁。

「没带武器,还想攻击我?」

话一说完,就注意到赤良身上紧抱着一支木剑

赤良摸着腹部的同时,把木剑丢向一之濑。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一之濑,这就交给妳了!」

蕾蕾雅忽然意识到,刚才他冲过来,不是为了要攻击我,而是为了捡起地上的木剑给一之濑。

一之濑用单手接木剑后,原本阴暗的神情,也认真了起来。

【145偶然巧遇大作战】

「好久不见,一之濑『学姊』。妳现在只能跟这种没落的社团在一起了~」蕾蕾雅的语气中,带有非常浓厚的数落味。

一之濑的嘴角上,露出一丝惬意的笑容。

「现在都没了尊师重道的精神了。」

「起码,我还看在曾是师傅的份上,称呼妳一句『学姊』。」

一之濑注意到蕾蕾雅手臂上,绑着一条紫色缎带,上头描绘着粉色的蝴蝶花样。这符号是县内的剑道比赛中,荣获最高名次的象徵。

「妳也达到那个目标了。」

蕾蕾雅收起原本的傲气,转为严肃的神情。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不!还没有,因为我还没打倒妳。那天妳弃权参赛后,明明我获得第一名的位置,没想到,还听到有人这幺讲『如果一之濑学姊有来,也许今年的县内比赛她还是第一名吧。』」

蕾蕾雅激动地说着,「妳知道吗,听到那句话后,我就在想,为什幺,为什幺会这样。真的好生气,好不甘心,自从妳离开后,一直都很想找妳比试……」

「妳应该还记得,这一身的技巧,都是由谁传授的吗?」

话一说完,一之濑,将木剑离空,接着重重地注入在地面上,随后发出一阵声响,如同用剑声喊叫着,「在这里!!」

蕾蕾雅露出骄傲的微笑,并将手里的木剑不断旋转着,就像是在挑衅般。

「哼哼,我知道,但这可不代表,后辈没有能力超越师傅。」

「看到妳有这份气势,我也放心了不少。」

「却,妳难道忘了,在实力至上的世界里,培养他人强大,不就在让妳自取灭吗?」蕾蕾雅将手往外奋力地挥着,划出一到弧形,展现出现在运气能力。

「我从来不认为培养你们是坏事,至少,现在的社团有能力迈向称霸全国的目标。」一之濑眼睛微微的瞇起,摆着头微笑地说着。

蕾蕾雅将手直直地指向一之濑,彷彿在做宣战的手势。

「少啰嗦,妳现在又不在,那份第一的地位,就交回给我吧!」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一之濑将头摆正,收起嘴上的笑容,认真的语气说着。

「既然这幺想要,那就交给妳吧。」

蕾蕾雅眼神中,也曾看到自己的影子,那种不择手段,拼命去追的模样,现在看来,就像是遭受侮辱后的忌妒之心,产生想要复仇的心里,这种出于恐惧与赠恨的心理,往往使人迷失了自己。

遇到他后,我也才明白,第一、最强,的称号,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的事情。

一之濑,望着蕾蕾雅身后,那位跑向电梯口的人,原本下扬的嘴角,又缓缓的上扬了起来。

现在,比起那些称号来说,我更想珍视眼前的时光。

「那幺,这称号,就让我收下了。」

蕾蕾雅双手举紧握剑柄,高举至右耳旁,摆出一副要攻击的姿态。

一之濑见状后,手里的木剑,由上而下,垂直挥下,摆定在身前。

「赐教了!」

两名女子护卫队的成员,正站在十四楼的电梯口处,露出慌张的神情。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怎幺办,电梯怎幺都不动了。」

两人身旁突然传来一股喘气声。

「这,这就交给我来吧。」

眼见是恋爱研习社的社长后,两人立刻摆出一副紧戒的心态。

「你你你你这是要做什幺?」

「我是来打开电梯门的,你们再不让开,你们的社长可就要被困在里面了。」

听到是来解救社长,两人随即退开。

赤良拿着一张卡,刷了一下电梯外墙的刷卡处。整座电梯系统开始恢复正常。。

听着电梯里的缆绳拉动的声音,两名女子护卫队的成员,彼此紧握着双手说着「太好了!」

电梯开始往上,停在十四层楼,当电梯的慢慢地门开启。

开启的那一剎那,电梯内,两名护卫队成员正紧紧握双手,处在角落一旁。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清纯班花的娇喘

敏老师与身后的爱依,则是看着开启的电梯口。

正当电梯里的爱依,眼睛瞳孔适应外面的光线后,才发现眼前的人是赤良。

「咦!怎幺会是你——」

敏老师则愣愣地看着赤良「你……」

「好巧,竟然能在这偶遇老师呢~」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