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2020-11-22 00:00 资讯

《左手指尖的微光》[28]满脑子都是妳,这样会不会太过分

我知道,这世界还不会迎来,属于我们的快乐结局,

但也因为有你的存在,我也才知道,可以如此在乎着一个人。

要是告诉你,即使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你,却也怎幺都还不够用。

那,是不是该再更进一步。

却又在準备跨域之际,犹豫的停下脚步。

也许,内心里,还会害怕,要是过了这条线。

未来的关係,也就会有所不同了

是要用恶作剧般的笑容面对,还是逞强自己,怎幺也没说出口的抱歉。

117自己的心意:期待佔有与你的未来

春夏交替之际,细雨绵绵坠入在屋檐处。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爱依两眼放空的望着窗口,坠落在玻璃上的雨滴。

雨声中,爱依闭上双眼,开始想着,「不知道,他什幺时候才要跟我讲,明明已经等了好久,却迟迟没有任何的回音,要是再这样下去,要是就这样毕业的话,不知道,还能不能在像之前一样。」

自从跟学长分手后,才渐渐地意识到,原来已经有着人,一直陪伴在身旁。即便发生了很多事情,都还是会默默的支持着自己。

每当情绪失落的时后,也都是他带给我鼓励的话语。

可是这样的感情,是我真的想要,还是只是因为没有过这种感觉,才会想要有这样的归属感。

爱依缓缓的睁开眼,翻动着着桌上的日记本,眼神时而昏暗无神,时而睁大眼,时而露出温暖的神。

回过神来才发现,都有着他的画面。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满怀期待,却又在分离后感到一股失落的感觉。

爱依把日记本给阖上,紧握住铅笔,望着窗外的绵绵细雨,常吸一口气后,对自己坚定的说着,「好,我决定了,就让这份心意传递给他。」

此时,爱依回想起,之前听到班上的朋友们正在讨论的话题。

短髮俏丽的女同学名叫绪蕙,用手指着杂誌本内页说着:「ㄟㄟ,你们看,这上面写要让对方心意的十大武器,第一名的竟然是『情书』。」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另一名一头秀丽黑长髮名叫小春,正摸着髮梢打结处,「都什幺时代了,这种东西还会是榜首。」

身旁一位捲翘褐色髮及肩名叫莎莎,挤到手里握着杂誌的绪蕙旁,抢着看,「哪会,这种方式虽然旧,但却能感受到用心的感觉。比起打个字就说『我爱你』,这种话还要来的感动。」

当这三人正,你一言我一语时,在一旁看着的爱依,嘴里默念着,「写情书……。」

毛毛细雨,持续喧扰着寂静的夜晚。

爱依看着桌上空白的纸,手指头不断敲击着桌面,就像在不断思索着,到底该写什幺好。

「怎幺愈看这张纸就愈烦恼。」翘起椅子前脚

「情书,要怎幺写?怎幺也没想到,要写出一封情书就这幺难啊啊啊!!」

桌面上的时钟,一分一秒的走过,摆在桌上的信纸,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爱依双手抱着头,苦于不知道该写什幺,这时脑海里出现各式各样的话语,却也不知道该写那句话才是,整个人完全没有任何思绪。

「不行啊!」

爱依回想起,当初在班上,有一位女同学跟自己说,有位男生跟他告白就是用写情书的方式。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那时候也认为这种方式很笨,怎幺还会有人想用这方式,随后这位女同学不断跟我聊的过程中,说到这封信其实没写什幺,但也就在那几行字里,感受到他的心意。

爱依把手轴放在桌上,晃了一下头脑。

「自己的心意吗。」

118偷放情书大作战

下课后的校园里,太阳的阳光,正慢慢的消逝。

第二教室的天台上,爱依正依靠在,楼梯走上天台的门口旁。

爱依望着另一栋教室的天台,回想起一年多前,自己跟学长告白的景象,内心还不时有着苦涩的感觉。

「怎幺都是我在告白,为什幺就不能主动点啦!」

三个小时前,爱依走到赤良所在的班级上,那时他们班上的人,都在操场上上体育课。

正当赤良班上要关门的同学,準备要关锁门窗时,捲翘褐色髮及肩的莎莎,在走廊间向教室内摆出抚媚的姿态说哦:「可以来帮我吗?」

这时这名同学,一时间被莎莎给迷惑住,缓缓地跟了出去,留下没锁的教室。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爱依与小春、绪蕙躲在柱子后。

「莎莎她没问题吧?」小春看着莎莎与另一名同学逐渐离开的背影。

「这是当然了,就连我看她这样,也会不自觉的被她给迷惑。」绪蕙冷冷地笑着说。

「爱依,接下来就看妳的了!」小春回头看着爱依,比出一个大姆指。

一旁的绪蕙也跟着说,「加油!趁现在教室里面没人,妳赶快把那封信交给对方。」

爱依趁着关门的人还没回来,偷偷的潜入教室内。

当爱依环顾教室四周后,发现桌子的位置都已经变了。「怎幺会这样,位置都变了,那我怎幺知道哪张位置才是他的?」

忽然间,爱依看到桌上描绘着一只熟悉的黄色小鸡,还有那个已经掉漆的书包。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爱依小心翼翼的把情书慢慢地放到抽屉里,当放好后,立即朝向走廊的方向跑去。

在抽屉里的情书,就这样被摆放在抽屉里面。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三小时候,站在天台上的爱依,内心突然感到一种不安。

此时,想起自己是不是没有告诉他地点,于是用手机传了讯息,上面写着:「我在第二教室的天台上。」

在传送完讯息后,爱依大吸一口气后。听到楼梯间有脚步声,正朝向天台的方向走来。

「是他吗?」

顿时间,内心里开始躁动不安,亢奋的情绪逐渐涌现上来。

「怎幺办!怎幺办!曾经以为对他不会有这种情感,却会变成现在这种感觉。要是看到他,我不就更……。」

忽然间,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要是,他不喜欢我呢!」爱依顿时对準备走出来的人大声喊着:「不要过来!」

两人就这样没有见到人,就在这之间,隔着一道墙。

「是你吗?」爱依羞涩的说着。

「恩。」

「不要再走过来,我怕,害怕就这样。」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我看过信了?」

爱依的情绪渐渐平稳后,感觉到有些微的不同,「你的声音怎幺怪怪?」

「你的这样也听得出来?最近有些感冒,声音也有些变。」

「是吗。」

爱依的脑海内想着:「我真迟钝,连他感冒了也不知道。」

虽然背对着一道墙,内心悸动的情绪怎幺也无法抑制,现在,也该让他知道了,我对他的想法。

119错位的期待

爱依隔着一道墙背对着,「我,我,从过去这份情感,就一直存在我的心里,直到现在,我就想告诉你。」

爱依说完后,没听到对方说任何话,于是鼓起勇气,问出内心长久以来的问题,「可不可以,让我知道,你是不是有过同样感觉。」

「我也是。」

这人说完后,就直接穿过门,走到爱依面前。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爱依的眼神如同吓到般,颤抖声说着:「你,你,你是义扬。」脑海里回想起这人跟赤良是好朋友,时常会跟他说两人之间的事情,难道就是因为这样,他也喜欢我。

眼神深邃的义扬,露出灿烂的笑容笑着说,「怎幺了,看到我这幺惊讶,不是妳说要跟我告白,看到的当下我也真的吓到,但我答应,绝对会好好让妳知道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义扬说完后,一只手推着墙,做出一副壁咚姿态,另一只吼则是抓住爱依的手。

爱依开始不断回想,「怎幺会,那个座位不是赤良的吗,难道我放错位置了!?」

就在惊慌失措下,爱依对着义扬大喊着「放开我!」

当挣开被义扬紧握的手后,逃往楼梯的方向走去。此时,看到赤良正站在楼梯那,两眼空洞的看着爱依。

义扬走了过来。

「赤良,你看这是爱依写给我的情书,她还跟我说,一直以来都对我有感觉。」义扬对着楼梯下的赤良一边高兴的说着,一边挥舞着爱依写给赤良的情书。

「是吗,那恭喜你了。」赤良用没带任何情绪的语气说完后,转头走下楼梯。

爱依看到赤良露出那副表情,是她从来没见过的模样,内心想着,「这下真的完了。」想要追上去跟他解释,双脚却颤抖着不敢前进。

那种无神却又带一丝哀愁感的眼神,要是现在去跟他说,绝对会被他回嘴。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义扬走进爱依的面前,顿时才察觉到,爱依的眼眶里已经溢出泪水。

下课钟声响起,莎莎转头过来看着一脸无精打采爱依。

「还在想昨天的事情喔!」

爱依点了点头后,吐了口气。

「妳为什幺不追上去,要是追上去跟他解释就好。」

「难道我就没有想过吗?」

「之前也这样,但他就没有再听,就好像,已经不想要在……。」

从那之后,赤良就再也没去找我,即便走出家门碰到,也只是避开眼神转身就走。

传了讯息给他说,却只得到,「嗯知道了。」这类型的回复。

难道,我就这幺被讨厌了。

从班花下面钻入腹中-清纯班花的娇喘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