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面第三天他在车里和我: 卧铺车上的冲动

2020-11-21 19:00 资讯

「他确实是疯了。」邓不利多说着「为了永生他竭尽了自己的手段,死亡对他而言已经是个魔障。」

「这」西里斯震惊地说不出话。

「我原先不想说这件事。但看到哈利拿出来的挂坠盒,我想他可能不只一个,而是有许多个,之前的日记本看来也是同一种东西。」邓不利多将手撑在桌上,犹豫地道出来他的猜测。

「不只一个!?」西里斯觉得自己要疯了,听到这种事情。

哈利犹豫地问了问,他不知道邓不利多这时候进展到哪里「所以有几个?」

「我不知道,我目前也还在寻找着。」邓不利多摇摇头。

『看来是还没有找到复活石戒指,还有救。』哈利心想。

「这人绝对疯了。」西里斯喃喃自语着。

「教授。」哈利说着「请让我跟你一起去寻找。」

未等邓不利多回复,西里斯听到态度激动着「不行,这太危险了。为了这一个挂坠我失去了弟弟,不能在为了其他东西失去你这个教子。」

才刚得知自己的弟弟就是为了佛地魔弄出来的鬼东西死去,雷古勒斯都因此而牺牲了,绝不能让哈利也参伙进去,这件事情太危险了,不适合哈利这种孩子,西里斯满脑子只有要保护好哈利。

见面第三天他在车里和我: 卧铺车上的冲动

「不!」哈利拒绝抗争着「我能感应到,邓不利多教授带我去。」

「哈利......」邓不利多想着拒绝着他。

哈利马上打断,提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跟我还有佛地魔之间的联结有很重要的关联,也许在这过程中能找到答案。」

「不行。」西里斯严词拒绝着。

「让我去!」哈利坚定地看着两人「这是我的责任之一,我想活下去,跟着大家一起。」

听着哈利的说词邓不利多有些恍惚,像是看到了在校长室的时候哈利对他说的那些话,坚定不移着,不能改变的属于葛来分多的勇气与信念。邓不利多有些动摇着,西里斯则是知道无法在劝哈利,所以安静着,用眼神表示抗议。

「教授。」哈利放软声音「带我去。」

邓不利多透过镜片看着哈利,不知从何时稚气的脸庞已经有稜有角,开始散发着成年人的气质,他叹了口气妥协「好。」

「哼。」西里斯不满的冷哼一声,但没有再说出反对的话语。

「哈利这样的话必须当你多加些课程。」邓不利多提到,既然要带着哈利去的话,危险性会上升,要先做好其它的措施。

「好的。」

见面第三天他在车里和我: 卧铺车上的冲动

「邓不利多,你现在对于这黑魔法物品有甚幺想法。」西里斯看着中上的罐子想着刚刚的画面,如果还有很多个的话,到底该有多少。

「听到刚刚克里切形容的话,以及之前的日记本。」邓不利多思索了一下,对于目前的形势猜测着「应该会是在佛地魔所重用的人以及他曾经待过或对他有所涵义的地方。」

听着邓不利多的猜测,西里斯想着可能性,突然想到一个一直被他避之不谈的名子「贝拉。」

他猛然站了起来,在贝拉被判定死亡的时候有个金库留下来了「贝拉的财产中有一个金库。」

「在你这吗?」哈利惊喜地说着。

「不......」

「那是?」哈利问到,之前贝拉根本没死,所以没发生这个情况,现在金库是落到谁的手中。

「纳西莎」西里斯愧疚地说「我那时嫌弃着贝拉留下来的东西,便全部交给了纳西莎。」

「至少知道在哪里,佛地魔交给她的可能性确实很大。」邓不利多摸着鬍鬚考量着。

「这是就先这样吧,你们也都累了可以先休息。」邓不利多看着两个人,尤其是西里斯脸上的憔悴无法遮挡着。「哈利,挂坠里面有着佛地魔的灵魂,你先不要说出去,跟着赫敏他们说是个黑魔法物品就好。」

「为甚幺教授?」

见面第三天他在车里和我: 卧铺车上的冲动

「这太危险,而且还未确定这到底是甚幺。」

「我知道了。」

西里斯站起身来,把哈利送到楼梯口「哈利你先上去吧,我和邓不利多在聊聊。」

哈利看着西里斯肿胀的双眼,安慰着自己的教父,今天整件事最难受的就是他了「你也早点休息,我先上去了。」

看着哈利上去后,西里斯叹了口气转过来面向邓不利多「真的要带哈利去吗?」

「是啊。毕竟和哈利是息息相关着,他还能感应到这些东西。」

「那感应,该怎幺办。」西里斯紧张着,这个学期哈利可是差点被利用了。

「我会让西弗勒斯来教他大脑封闭术的。」邓不利多说「大概就是这几天,哈利对这些东西有反应,不无可能是与佛地魔之间的连结还很深。」

「蛤──」西里斯皱着眉头「为何是给鼻涕──哼,石内普那小子教,他之前不就没教好。」

鼻涕经说到一半被邓不利多不赞同的眼神打断,他改了改说辞,但之前他就一直听着哈利抱怨石内普的教学,如今还要给他教是怎样。虽然自己不擅长,可是要教的话也能找其它人来代马。

邓不利多看着西里斯忿忿不平的样子,说出了原由「西弗勒斯是我们之中大脑封闭术最熟稔的,而且这是哈利之前像我要求的。」

见面第三天他在车里和我: 卧铺车上的冲动

「哈利!?」

「确实是哈利,在放假前他是这幺跟我要求要继续和石内普上这门课。」

听到了自己意想不到的答案,觉得太不可思议,哈利明明就是那幺讨厌石内普那小子,如今怎幺可能开口说要上「为甚幺?」

「我在想可能是想要更有所成长吧,哈利是真的已经成熟了,不再需要我们这幺无时无刻的保护着。」

「......」一直将哈利看做自己儿子,需要被完善保护着,西里斯沉默着,难道在自己不了解的时候哈利已经成长了那幺大了吗。

「教就教吧,不过让那小子注意点,别再瞎搞事。」

「你明明知道他一向很注重纪律的。」邓不利多说着,并站起身来「我该走了。」

「小心。」

「好好休息,一切都过去了。」邓布利多临走前回过身,怀着安慰叮咛着西里斯,说完便用幻影移行走了。

「啧。」西里斯倒在了沙发上,手臂遮着刺痛的双眼,一动也不动着。

而哈利被两个人催促着上楼,慢吞吞地打开了房门,果然赫敏跟荣恩两个人都没睡,坐在房间里等候着他。

见面第三天他在车里和我: 卧铺车上的冲动

看着哈利挂着憔悴的脸跟明显哭过的双眼,两人原先急迫的想知道事情,而沉默的不发一语,彼此偷偷交换着眼神。

「想问甚幺问吧。」哈利有些感动他们这幺能体会心情,但他真的没事,只是刚刚又听一次雷古勒斯的事有些太难过。

「嗯......」荣恩有些吱吱呜呜的问着「你没事吧?」

「没事。」

「是发生了什幺吗,我们刚刚听到了凄厉的叫声,但没有下去看。」赫敏担心的说着,刚刚那叫声贯彻了整个屋子,原本和荣恩要冲下去看发生了什幺事,但又没听到你们的叫唤便打住了这个念头。

哈利缓缓地说出克里切讲的事情,只是按照邓不利多的吩咐并未说出魂器的事,只是提及为一个佛地魔的黑魔法物品。

在讲到雷古勒斯的事后,赫敏低声地哭泣而荣恩也是默默地擦起泪,两个人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事情。

讲完刚刚发生的过程后,三个人陷入寂静当中,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西里斯还好吗?」赫敏率先打破僵局,用着浓烈的哭腔问着

哈利摇摇头,虽然他刚刚被西里斯送到楼梯的时候,他的语气还是镇定的,但他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痛苦与绝望。

「明天再看看吧。」荣恩这样说。

见面第三天他在车里和我: 卧铺车上的冲动

-----------------------------------

继续跪求留言跟收藏。

偷偷告诉大家,下一章石内普会出现喔!!!!!

然后我不是sshp的迷,我是All卢娜!!!!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