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肉言小说宝贝乘一下就不痛了

2020-11-21 18:00 资讯

哈利抬起眼睛,看到邓不利多此时一脸的忧伤和疲惫。

「是的,」哈利喃喃地说,「是的,我想过。」

「你看,」邓不利多继续往下说道,「佛地魔打算进入你的头脑,控制并误导你的思想,我相信他是在不久前才有这个想法的,我不想让他这种愿望变得更强烈。我相信如果他知道我们之间的关係──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比起校长与学生之间应有的关係要亲密得多,他就会抓住这个可乘之机,利用你来暗中监视我。我担心他会利用你,担心他会设法控制你。哈利,我认为我这样想是对的,佛地魔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利用你。就在我们仅有的几次见面中,我想我看到了他的影子在你的眼睛后面晃动......」

哈利回忆起当时那段时间以来,每当他与邓不利多的目光接触时,似乎总是感到自己身体里有条潜伏的蛇甦醒过来,準备发动攻击。

「就像今晚佛地魔所证明的那样,他控制你的目的,不是为了毁灭我,而是为了毁灭你。他希望我为了杀死他而牺牲你。」

「教授......」哈利再次重听后,觉得自己似乎一直没有了解过邓布利多。

邓不利多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在我听到你和佛地魔以梦境连结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所担心的,最终还是发生了」

「所以我才安排石内普教授教你大脑封闭术。」

「但看来似乎不太顺利。」哈利想起石内普教授的教导方式,虽然想替他掩护,但不得不说真的是烂到爆。

「没错。」邓布利多点了头「我没想到他还是过不去心中的那个坎,我以为他释怀了,是我的错。」

顿了一下,邓布利多继续说「还好的是你察觉到了这是个骗局,及时的挽回一切没有上钩。」

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肉言小说宝贝乘一下就不痛了

「我原先是急着去找西里斯的,克里切跟我说他不在。」哈利讲到这后皱了眉头「要出发前,突然觉得兴奋的很奇怪,我想到了和佛地魔间的连结,觉得一切十分不寻常,回去在找了一次。发现原来是克里切说了谎。」

「看来是他的情绪不小心感染到你。」邓布利多思索推测着「克里切这事的话我很遗憾,他看来最近是一恃二主。」

「二主?」哈利假装不知道的问。

邓不利多将克里切为何背叛的理由栩栩说来,对于克里切哈利的感官十分複杂,这之后他帮助了他们许多,但间接害死西里斯这点他一直无法原谅。这次挽救回了西里斯,哈利决定之后要好好地跟他维持关係。

「克里切之后要怎幺处理。」哈利问道。

「我告诉西里斯了,毕竟他知道了太多凤凰会的秘密,不可能驱逐的。所以只能请西里斯严加控管,不要给予机会。」邓不利多回应着「毕竟他也是个可怜人,就像你的朋友多比那样,西里斯对他的态度实在是太可有可无。」

「….如果之后能保持忠诚,也不是不能原谅他。」哈利想了想喝了口热可可这样说。

「你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了许多。」邓不利多有些欣慰着,看着哈利有着这样的成长,有些心疼但又觉得十分的骄傲。「还有些事是要告诉你了。」

心脏在邓不利多说的时候少跳的几拍,哈利还以为自己要被抓包,看着邓不利多欣慰的脸,想着『去年这时候我可是叛逆到你秒秒钟就能去世的......』

「什幺事。」哈利回问。

「关于你为何每年都要回去你姨妈那里住的事。」邓不利多悠悠的说「你的母亲为了救你而捨去了生命。她给了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持久的保护,这个保护直到今天仍在你的血液里流淌。所以,我信任你母亲的血统。我把你交给了她的姐姐,她惟一尚存的亲人。」

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肉言小说宝贝乘一下就不痛了

「她不喜欢我。」哈利有些的犹豫说「甚至是讨厌我,她──」

「但是她收留了你,」邓不利多打断了他,「她可能是不情愿,不高兴,很勉强、抱怨地收留了你,但她毕竟接纳了你,在此过程中,她还保存了我给你所施的咒语。你母亲的牺牲使得血缘的纽带成为我能够给你的最强大的保护屏。」

「所以才要每年都回去一次吗......」哈利顺着他的话问。

「只要你还能把有你母亲血液存在的地方称为家,在那里你就不会受到佛地魔的干扰或是伤害。佛地魔使她的血流了出来,但那血液仍存在于你和她姐姐的身上。她的血液成了你的避难所。只要你还称它为家,你就需要每年回去一次。同时只要你在那里,佛地魔就无法伤害你。你的阿姨知道这一点。我把信留在了她家的门口,并且在信中讲明了我对你所做的一切,她知道把你留在家里完全可以确保你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平安无事。」

「所以说」哈利直起身子端坐在椅子上,注视着邓不利多,想起当时的那封咆哮信「是教授你送去了那封咆哮信,你告诉她要记得──那是你的声音──」

「我想」邓不利多稍微歪了一下头说「她也许需要被提醒一下,她曾经做出过的收留你的承诺。我怀疑催狂魔的袭击可能会提醒她意识到收养你是件危险的事情。」

「那封信确实起作用了,」哈利喃喃地说「是的,我的姨丈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想把我赶出去,但收到咆哮信后她──她说我得留下来。」

「你的姨妈还是想保护你的。」邓布利多看着你冷静的态度,有些犹豫地说出这句话。

「......」佩妮姨妈当时在他离开看向他的那个眼神,哈利说不出什幺没有反驳,心情複杂的看向一边。

「我之前一直认为你还太小,所以没和你说这些。」邓不利多叹了口气「但现在我觉得该跟你说了,我一直以为能保护着你,但看来我并没有我以为的强大。」

「教授,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哈利开口安慰道,毕竟邓不利多直到死前都一直守护着他。

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肉言小说宝贝乘一下就不痛了

「佛地魔用了你的血复活。」邓布利多说「你母亲所留下来,那爱的魔法看来是变的浅薄可能只能撑到这学期结束。」

「所以这学期不用去住佩妮姨妈那吗?」记得之前这个时候他还是回去住了,哈利疑惑着。

「是的,这暑假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邓布利多摸着鬍鬚,眼睛看向冥想盆「有个该给你看的东西,关于那个预言。」

「预言,我摔坏的那个?」

邓布利多拿出了冥想盆,从一旁的柜子中抽出了一罐玻璃瓶,里面有着银辉闪烁的记忆。他将那倒入盆子中,水里开始旋转着。

「那预言当出是我所听到的,这就让你了解十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一个人影从冥想盆里面冒出来,围着披肩,她的眼睛在眼镜后面显得格外的大,她慢慢地旋转,她的脚在冥想盆里,是特里劳妮教授。

但当特里劳妮开口说话时,哈利听到的不是她通常用的那种空灵而玄妙的声音,而是那种刺耳的、嘶哑的声音

「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走近了......出生在一个曾三次击败黑魔头的家庭......生于第七个月月末......黑魔头标记他为其劲敌,但是他拥有黑魔头所不了解的能量......一个必须死在另一个手上,因为两个人不能都活着,只有一个生存下来......那个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将于第七个月结束时出生......」

哈利沉默着,听着这个他一直觉得十分荒唐可笑的预言,这个预言破坏了他和奈威的父母。

「太可笑了。」哈利轻声的说出,邓不利多眼神迷濛像是怀念过去。

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肉言小说宝贝乘一下就不痛了

「确实,但这真的发生了。」邓不利多说着「是你,佛地魔选择了你──哈利。」

邓不利多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着,将佛地魔选择的原因,以及他从谁那听到的预言,全都告诉了他。

「所以是石内普教授告诉了佛地魔¬¬──预言。」哈利有些难过,他本来就知道这件事,也知道石内普教授对此一直很自责,可是在听到邓布利多说一次,他还是感到十分难受。

「是的。」邓布利多垂下眼眸,他猜想着哈利可能会大爆发,但并没有。

两人久久没有言语,空气安静的只听得到那些画像衣料摩擦的声音,原先热腾腾的可可也渐渐冷却。

「预言的最后......它是说......两个人不能都活着......」哈利转移话题的问着。

「......只有一个生存下来......」

「所以」哈利想着最终大战自己死的第一次,空洞而冰冷的,心情十分不佳「所以这个意思就是......到了最后......我们中的一个必须杀死另一个?」

「不错。」邓不利多说。

哈利看着邓不利多,他像是自责地流下了眼泪,眼泪顺着岁月的摺痕流进鬍鬚中「喔,那就干吧。」

反正也逃不掉这个命运,哈利自暴自弃的说着,邓布利多震惊地抬头看着他。

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肉言小说宝贝乘一下就不痛了

「既然是真的,我会打败他的。」再一次。

------------------------------------------------

今天更的字数比较多((爱心

希望大家会喜欢,很喜欢这章的最后一句。

觉得哈利就是这种,不管再来几次他都有勇气去面对,并且战胜它的人。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