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校花的故事插逼小故事

2020-11-19 15:00 资讯

“开什幺玩笑?周队,如果墨哥在,他绝对不会这幺觉得。”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包子对于周子瑜此刻的低落很是担心,匆忙拎起了随身包推开门,快步朝着办公室奔去。

“周队,那群少根筋、脑袋生来就当装饰品的笨蛋们,压根不知道妳到底都付出了些什幺。当妳为了资金而没日没夜超时工作时,他们人在哪里?当妳因为担心计画会发生各种突发意外,独自烦恼到失眠,他们在做什幺?当妳忧心他们训练适应不良,又怕自己的出现给他们增添压力,于是选择一个人默默站在隐密的角落,陪着他们进行训练时,他们有察觉到过吗?”

“可是,因为他们的成长历程太过黑暗,比一般正常人都更自卑与害怕,曾经的那些遭遇,让他们不自觉会替自己上一道防卫。周队,妳的温柔太过于沉默,或许妳也不习惯张扬,但对他们而言,却是需要比别人明显才能感受得到啊!”负重奔跑,包子喘着粗气,脚步却不曾慢下半分,直到来至那扇木门前,这才停下步伐。

这一路上,包子一股脑地将所有的想法都说了出口。是的,他们从不是受过严格规则训练出的菁英分子,只是在这个世界让普通大众唾弃惧怕的黑暗势力,没有人明言过何等行为称作踰矩,也正因如此,才能更无所顾忌的说出实话,点醒雾中之人。

调节好呼吸后,右手稳稳握上门把,踏入了这块绝对领域,放慢脚步,担忧打草惊蛇似的,在周子瑜毫无意识到之前,成功驻足在她身前,小心翼翼蹲下身。

“彼此都在害怕着,都没有安全感,那为什幺不选择试图体谅对方呢?如果愿意去了解深入,或许,就会发现乌云后藏着的光彩,只是,那群笨蛋们现在已经竖起了刺,也只好委屈周队妳先放下身段了。”直到今时今日,包子这才终于明白,当初究竟为什幺明明有玉泽演在,周沁墨却特地拜託自己,好好辅佐与跟随周子瑜?

我和校花的故事插逼小故事

一直以来冷漠惯了,也习惯与人有着一定的安全距离,不苟言笑,但即便如此,因为共同出生入死过,经过时间的磨合,反恐部队的各队员也早已习惯这种相处方式。

想必周沁墨自己是也清楚他那个不善表达自我的姊姊,肯定会如法炮製的面对夜雨堂的众弟兄们,但这幺短的时间,加上人的不同,又怎幺可能会有同样的效果呢?

“妳不是墨哥,妳就只是妳自己啊!周队。无论是我或是他,都相信着妳。”一语点醒梦中人,因为这话,周子瑜这才终于拨开了周遭缠绕的云雾,视线逐渐清晰。

看着周子瑜眼底的颓靡逐渐散去,恢复了一派清明坚定,包子便明白,她听懂自己的意思并且接受了,只差那最后的临门一脚。

“周队,现在那群单细胞的笨蛋,会这样义无反顾撞上枪口,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守护住他们所剩无几的所有。别听他们不经大脑的气话,其实他们比谁都还要清楚,只有妳能够胜任这个位置,堂主。”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事先準备好的面具递了上前,而这,也是周沁墨事先交给包子的。

“现在,他们需要妳啊!周队。我想,妳也需要和他们好好‘沟通交流’一下。”露出别具深意的浅哂,有些时候,实际行动比起再多的话语还来的更加受用,尤其,还是遇上这些倔如牛的大老爷们。

我和校花的故事插逼小故事

看着那副黑灰色的狼面具,忆起了自己曾经‘Icewolf’的代号,耳畔响起多年前父亲的那一句提点,握紧拳头,陷入了挣扎。

「很多人都误以为狼是独居动物,其实牠们啊!看似冷血凶残,其实是种群居动物,因为牠们把最好也最沉默的温柔都留给了家人,才会有种孤傲独行的错觉。」

“嗯啊!包子,把左轮之夜的地址以及我们的地盘势力分布图传给我。”昔日的自信重新燃起,周子瑜猛然站了起身,拿过面具,毫不犹豫地戴在了脸上,完整的遮住了自己的脸庞。

“收到!周队,还有这个!我想,妳会想换一下衣服的。”看见她重拾以往的神采,包子着实感到欣慰,从一旁暗柜中拿了件宽大的黑色卫衣,丢给了周子瑜。

“我,去去就回。”一把稳稳接过那件衣服俐落套往身上,周子瑜扯起单边嘴角,迅速戴上了衣服上的连帽,身影随即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一脚跨坐上这台由包子準备的越野摩托车,戴上了全罩式消光安全帽,看着内部镜面上显示的资料后,挂档催离合,一溜烟便迅速下了山。

我和校花的故事插逼小故事

“包子,记住我待会说的所有指令,待会我进去后听我暗示,随后下达给所有人……”眼眸是许久不见的专注,驰骋在车水马龙之间,行云流水,趁着这个空档,周子瑜以现有资源连忙拟出了作战计画。

“伍尉盟的,你们他妈这是什幺意思啦!”大批人马驱车赶到了左轮之夜,抄起安置在这备用的家伙后,踹门而入。

原先本来饮酒作乐享受夜生活的顾客们早已逃之夭夭,徒留下一片狼藉,碎玻璃渣散落一地,混杂着酒水,场面有些狼狈。

“恩?有没有人听到什幺声音?噢!原来是夜雨堂的丧家犬们啊!”大辣辣地坐在酒吧正中心的位置上,那男人双脚惬意的交叉放在桌上,露出不屑一顾的鄙视笑容。

而一听到这话,站在男人身后的一伙人跟着猖狂大笑,当着他们的面,继续破坏,随手拿起了杯子就是一摔,毫不迟疑。

“你他妈的再说一次试试看啊!”握紧了手中的球棒,峰仔瞪大双眼,作势要冲上前跟对方一较高下,却被站在队伍最前面的玉泽演给一手拦了下来。

我和校花的故事插逼小故事

“阿义,你们来这到底是来做什幺的?”沉住气,玉泽演逼迫自己抱持着冷静,冷眼低气压的盯着演前隶属于伍尉盟的造事者,紧紧拽住峰仔的身子,不让他鲁莽冲动。

“我们来做什幺的?只是来喝个酒娱乐一下,顺道,扩张地盘。丧家犬们,这个地盘,你们拿不起。”满是挑衅,阿义带着笑意走到玉泽演面前,抬起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脸。

“无论我们拿不拿的起,至少,你还没资格跟我说这话!上!”起先还是笑脸迎人,下一秒,玉泽演瞬间变了脸,伴随着一声令下,一拳扎扎实实地招呼到了对方的脸上。

“动手!”吃痛的摀着鼻樑,阿义大吼一声,瞬间,一群黑压压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入,团团围住了夜雨堂的所有人,情势瞬间列居劣势。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