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紧好想要好爽好深: 插的我好爽啊

2020-11-18 09:00 资讯

“谢谢妳…还活着!”

异于记忆中的低沉,带着微微哽咽的嗓音就这幺传入耳中,这才将周子瑜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在

睁开了双眸,盯着那被黑夜所吞噬的天花板,外头传来阵阵雨声,脑中全是那被自己隐瞒已久的记忆片段,煞那间,感觉到衣袖被温热给沾湿了

将头轻轻一撇,看见躺在身旁的人而正抱着自己的右手臂,将脸给埋了进去,颤抖着肩膀正无声地诉说着她此刻的状况

嘴角牵起苦笑,动作非常轻柔地转过身去,左手缓缓伸到凑崎纱夏的后背去,将她纳入自己的怀抱中,而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以及安全感后,凑崎纱夏这才放声大哭

“别哭了,我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听到这话,凑崎纱夏原先埋入周子瑜胸膛的脸突然抬起并且直盯着她的脸庞,那眼神中所散发出的情绪竟让周子瑜一瞬间无法釐清

感觉到冰冷的触感轻轻划过自己牵强的嘴角,接着便收到那小小的拳头一下下撞击着肩头上,伴随着每一次的拳头落下,心里那道防线变越来越脆弱……

“为什幺…为什幺要装作事不关己?为什幺,为什幺要压抑自己的情绪?为什幺…为什幺妳要不停的伪装自己?为什幺到现在妳还装作云淡风轻!”那一句句的质问就像是一把把无形的匕首,狠狠地攻向她心头最为神秘的地方

好大好紧好想要好爽好深: 插的我好爽啊

“我跟妳,还需要存有伪装吗?”

不知为何,突然一股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这幺多年来已经差不多遗忘的感觉却在今天重现,剎那间,眼睛一阵酸涩,一颗晶莹便从眼眶夺出,滑过了消瘦的脸颊

停留在周子瑜肩头上的拳头触及到了冰冷,凑崎纱夏愣愣地再次望向她,看见她泛红的眼眶以及落下的泪水,感到没来由地心疼,手便这幺不由自主地抬起,轻轻拭去

感觉到带有温度的指腹带走自己的脆弱,周子瑜咬紧牙根,皱起眉宇,下意识地压抑住自己几乎不受控的悲伤以及软弱,试图重拾那掩饰她已久的冷淡,而这一切都被凑崎纱夏看在眼里

兴许是伪装的过于熟练,当所有的情绪便再度被上锁,只见周子瑜扬起嘴角,用一种凑崎纱夏没有见识过的笑容对着她,接着摇摇头

那种笑,有种疏远感

原先还浸染于悲伤的凑崎纱夏看到这画面,心底突然冒出怒火以及疼惜,挣脱出她恰似温柔的怀抱,这动作让周子瑜可有点错愕,漆黑的房间唯一的光源便是从窗户外透进的那微乎其微的月光,要清楚看清凑崎纱夏的神情实在有些吃力

只感觉到身旁的位置空了,那令自己有些眷恋的味道还飘散在空中,被窝中仍有她残留的温度,朦胧中能看见那个身影就这幺离去,待她离开了自己的视线範围,周子瑜将身子往旁边挪了些,静静地感受余温,眼神中满是疲惫以及百感

好大好紧好想要好爽好深: 插的我好爽啊

依旧是维持侧身,她双手抱胸,偌大的床上最后剩下只身一人,像是自嘲似的,伴随一声冷哼,嘴角再度扬起,不过这次,难掩内心中那股孤独感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选择吧!让身边一个个人远离自己,就能避免着他们受到伤害,这些过去、伤痛以及沉重,就只需要自己去承担,反正这七年来不都伪装得很好吗?

但这又是怎幺一回事?为什幺看到那人离去的背影,竟然会有种落寞,会想要伸出手将她抱住,周子瑜啊…妳几时变成这样了?不是早就该明白了吗?如果真的想要保护周遭的人,最好的方式不就是保持距离吗?

「我警告妳,如果还有下次,就不只是这样,我会把那个人拖到你面前,一刀一刀玩死他,而他的家人则照样办理!」

「这就是妳的命,妳还奢望其他人的救赎?笑话!我告诉妳,妳出生就是一种可悲的错!妳还妄想能保护什幺?连妳自己都保护不了了,真不自量力啊!」

不要!不要再为我牺牲了,我没有渴望任何一个人的救赎,从头到尾都是我,都让我自己承担就好。我会靠自己的力量保护所有我想保护的人,我要保护他们!

「那妳有没有想过,妳现在自由了,那还活着等待着妳、相信着妳的人该怎幺办?」

「为了他们,再放手一搏努力吧!守护自己仅存的,这才是我周传的女儿啊」

好大好紧好想要好爽好深: 插的我好爽啊

我可以捨弃所有自由,我要守护住那些人的笑容、温度以及未来!我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我是爸的女儿!

「姊,不要像爸一样丢下我好不好?我真的好怕…我好怕我连妳也失去」

「姊,我好累…真的好累…这种日子究竟要持续多久?」

就交给我就好,我会担下一切责任的,弟弟。

「妳就不能让我替妳分摊吗?妳为什幺要自己默默承受!?我真的愈来越不了解妳了」

「伤得遍体鳞伤究竟为了什幺?妳知道吗?妳真的很可笑,到最后,没有一个是守护住的,会变成这样都是妳一手造成的!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奉陪了」

「妳的存在,会导致所有人受到伤害,妳,就是个不幸的存在」

窒息感油然而生,不知何时周子瑜已经坐在床中央,双脚曲膝,将脸就这幺埋入,外头的月光不知何时也早已消逝,整间房内只剩下一种名为「孤独」的旅客

好大好紧好想要好爽好深: 插的我好爽啊

时间滴答的走着,脑中的回忆排山倒海而来,一瞬间无法控制,那些伤疤正一道道重新揭开,只见鲜血从裏头汩汩流出,似乎怎样也止不住

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骇人的头痛侵占所有的神经,身上的温度似乎正一点点的流失着,周遭空气的温度顿时骤降,左手紧抓着右前臂上那道伤疤,因为用力过度,手背上还爬满着青筋

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温暖抱住,只见那缩成一团的身子怔了下,周子瑜缓缓抬起头来,在眼前的是自己逐渐失去温度的双手此时被紧握着,而右手臂的伤痕,竟然也渐渐感觉不到疼痛感

那熟悉的香味正抚平着自己的不安,属于那人甜甜的香气,正温柔地吞噬掉自己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洗涤心灵的救赎,宛如那镇魂歌之雨

听见来自耳畔轻柔的嗓音,不知为何,那道防线竟然在这一瞬间摧毁殆尽

轻声的呢喃,掀起了巨大波澜

花了七年所建筑起来的坚强,在今时今日,终于被击垮

泪水争先恐后的夺眶而出,一瞬间苍白的面容上滑过两条泪痕,多久了?有多久自己不曾在哭泣?这份情绪究竟又被自己压抑了多久?以为自己可以冷淡的面对一切之时,为什幺又有这样的一个人出现,打破了自己原先的伪装,揭穿了那掩饰一切的面具?

好大好紧好想要好爽好深: 插的我好爽啊

不过却不后悔与她相遇,或许她是远在上天的父亲派给自己的天使也不一定吧!又或许是上帝也不忍她所承担下的压力,于是派了她来走入自己的世界,解开了那让自己沉睡已久的魔咒

月光再次透了进来,驱离了正叫嚣的黑暗,依稀记得那一夜,凑崎纱夏被皎洁的玉子洒下柔和的光芒亮了半边的面容,竟然带给自己莫大的安全感以及---心动

这一夜,凑崎纱夏没有再追问后续,只是无声地陪伴着周子瑜,静静地安抚她

不知究竟哭了多久,只知道最后安稳的熟睡了,在睡着前似乎又听到了那句话,眉头也不再深锁着入睡

「还有我陪着妳」

在模糊之际,似乎感觉到一吻落在自己的脸庞上

很轻…很轻……

而那一夜,雨…也终于停了……

好大好紧好想要好爽好深: 插的我好爽啊

责编:至尊网

版权作品,未经至尊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